發表於 佛們觀察

【佛門觀察】佛教強調「不執著」,為何許多人又還執著行善呢?

【佛門觀察】佛教強調「不執著」,為何許多人又還執著行善呢?

《金剛經》有云:“一切有為法 ,如夢幻泡影 ,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這明確告訴世人,一切世相就是夢幻泡影,不可執著。同時佛教又教導佛弟子要“諸惡莫作,眾善奉行”,任何壞事都不做,任何善事都要做。

        於是,有人反問:既然佛教強調“不執著”,為何許多學佛修行人又執著行善呢?這不是自相矛盾嗎?

        其實這是一種“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反問。

        殊不知,學佛修行過程中對善念善行的“執著”恰恰是為了後來證到“不執著”而鋪墊的。沒有這種初始時對善念善行的執著,也就無法證到後面不執著的成就了。

        筆者不禁想起達·芬奇學畫雞蛋的故事。

        達·芬奇剛開始學畫時,遇到一位不但嚴厲而且教學方法很特別的老師費羅基俄,他要求達·芬奇每天畫雞蛋。

        達·芬奇對於畫雞蛋感到枯燥乏味至極,慢慢產生了懈怠的心思。費羅基俄耐心地對他說:“你看,1000個蛋中沒有兩個蛋是完全一樣的。同一個蛋,從不同的角度看,它的形態也不一樣。通過畫蛋,你就能提高你的觀察能力,就能發現每個蛋之間的微小的差別,也能鍛煉你的手眼協調,做到得心應手。”

        達·芬奇聽了老師這番教誨,重新開始不停地練習基本功。經過執著的努力,3年後他畫任何東西都能信手拈來。

        試想,如果沒有日積月累的作畫基礎,達芬奇如何成為世界著名藝術家呢?同理,如果我們不是在生活中的點滴滴滴中修行,如果我們不是從最基礎的善心善行開始,又怎麼可能培植出慈悲心,生髮菩提心呢?如果我們連個好人都做不到,又怎麼可能成為聖人呢?

        由此我們也就能明確了善念、善行的必要性和重要性。恭看了南無羌佛所說法《解脫大手印》就知道,我們的身、語、意三業要從實際行動上實行一切的善業,無論是大善、小善凡是善業我們都要做,這是建立真實大悲菩提行舉的基礎。

        因為只有善念善行的積聚才會讓黑業遠離。只有黑業遠離了,我們在做功課,比如念佛或參禪時,才不會產生昏沉、掉舉等蓋障,才能清淨真如現前,見本來面目。

        因此一切善業的緣起我們都要行持,哪怕就是一絲善念都要增益。

        達·芬奇如果沒有執著於畫好每個蛋的積累,也就沒有後來的世界畫壇大師了。又猶如我們學開車,我們要牢記教練教的如何行駛,如何轉向、如何倒車入庫等等,腦子裡都是教練講的上路注意事項。直到自己能純熟掌握駕駛技巧,那個時候哪怕和朋友聊天、腦子裡想著要籤的合同內容也不會把車開偏,遇到紅燈會停,碰到別的車靠過來也能自然而然打方向躲開。這些都源自於上路後的不斷練習才做到了不執著駕駛,所有行為皆出於自然。而從最開始執著練習,到不執著行駛,就是一個練習積累的過程。正如南無羌佛所說“萬法習慣成自然”。

        學佛亦是如此。我們種下善念、善行得到善果,就積累了福慧資糧,再加上自己的努力,從執著再進入到不執著的境界。但是在進入這種“不執著”之前還是先要多行善,當行善成為我們日常的一種習慣時,也就沒有“執著於善”的念頭了,一切都是那麼自然而然,本質如此。

        六祖慧能大師為慧明宣說,不思善,不思惡,誰是本來面目?慧明當下了悟。沒有善念與惡念的分別,在前念已去,後念未生,中間不執之際,本來面目現前。 《金剛經》裡“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就是闡述的是法性真如的境界。

        我們不能從法性真如、空性的角度,去反對行善。而應從執著行善,到無執菩提心行,不斷積累善行德量,因為無德量者則無聖因,無聖因者則無道境,所以必須建立德量。有了德量才能了證空性,才不會被輪迴束縛。也就是說,依於行善而不執著善業之果,應無所住產生勝義菩提,於勝義菩提當中了徹本來面目。

        修行人的一條明確路徑:由修善行,生髮四無量心到修菩提心行,結菩提之果,證果登地,成就解脫。所以,想要成就解脫,先從行善開始吧。

——END——
撰稿:在路上
編輯:悅色

注:本文僅代表個人學佛體會,一切法義應依 南無第三世杰多羌佛《藉心經說真諦》、《極聖解脫大手印》、《學佛》、《什麼叫修行》、及法音為準。

發表於 佛們觀察

佛教徒的心聲

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
義雲高
義雲高大師
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
義雲高
義雲高大師

金門晚報 第01169號 第3版 金門新聞

二○○○年五月十四日 星期日

佛教徒的心聲

現在的世界,如果只從表面上看,到處都是佛教的旗幟、佛教的寺廟,到處出現活佛、法師,個個稱自己如佛陀、無上師,而佛教徒 就更多了,可以說多如過江之鯽。但是,反觀這些自稱的仁波切、法師的言行,再對照佛陀留下的三藏,發現他們全是自創一套,使人有一種無所適從之感。因此,能有一個機會讓所有的佛教徒、所以的眾生認識到什麼是真正的佛法,哪些是人妖騙子讓大眾在修行的路上有一個明確的指南,從而得以順利地走上學習佛法、了生脫死之路。因此,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召集世界各國來舉行的這次正邪研討會,其意義不亞於當年的五百比丘結集佛經,這不僅是我們娑婆世界,也是整個佛法界的一大盛事。

    大家都知道,學習佛法,第一是要求自己能了脫生死,第二是在自己了脫的基礎上普渡眾生,讓所有眾生也能明信因果,依教奉行,從而脫離輪迴苦海。那麼,釋迦牟尼佛早就告訴我們,修行成就的方法有八萬四千種,禪宗、淨土、律宗、華嚴、法相、唯識、密法等等,門門都是正道,法法都能解脫,而且已經使無數眾生成就為聖者,其精華就在「應機隨緣,依教奉行」。比如,學習過密法的人就會明白,在開始學法之前,一定要先學習論著,有的要學一百種論,有的學十三種,最起碼的也要學習戒律、般若、因明、中觀、俱舍五部大論,學論的目的就是要這些修行人掌握佛法的基本理論。在掌握這些理論的基礎上,才能進一步學習三業悉地,進而祈求金剛上師的傳法灌頂,一步一步修行成就。因此,密法確實是至高偉大的,但是這種至高偉大的密法不是人人都可以教授的。現在隨手翻開報紙一看,到處都是活佛灌頂、法王傳法,有的還自稱天下無敵師。管你是否有佛法基礎,只要交錢,什麼頂都可以灌,什麼法都可以傳,這哪裡是真正的密法?說穿了,這些活佛、法師都是騙子!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也被這次大會審議的張宏堡,就公開說他是密法的上師,但是他又說自己是鬼谷子的弟子,請問,有這種密法上師嗎?這不是騙子是什麼?另外也有一種顯教膚淺之俗士,對密宗未曾深入經教,無有經辯的功夫,而信口批評密宗,這也是假法師的一種體現。

    而舉一個例子,李洪志在書中說他自己是最高的,許多佛加起來還沒有他高,又說為了找他,已經死幾千個佛陀了。請諸位想一想,這種對基本的佛教常識都不懂,而且到處誹謗佛陀的人不是妖魔鬼怪又是什麼呢?同樣的,清海、宋七力之流也是如此,打著佛教的旗號,把一些佛學名詞掛在口邊,到處招搖撞騙,製造社會混亂。所以,大會定論他們四人為邪教妖魔,是是恰如其分!

    同時,大會投票選出義雲高大師H.H.第三世多杰羌佛)為正宗佛教大師,這真是娑婆世界眾生的幸福。正如美國密宗總會主席洛桑珍珠活佛在大會發言中指出的:義雲高大師的法著和開示,其佛法法義不僅完全符合佛陀之三藏法義和十部密典,其個人德行之高遠,智慧之圓融無礙,都完全符合藏密中要求的「顯密俱通,五明具足」的法王標準,壇城境界也與蓮花生大師、瑪爾巴大師、阿底峽尊者、宗喀巴大師一樣, 不愧是正宗佛法大師,是所有眾生的依怙。

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
義雲高
義雲高大師
李洪志
悟明長老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多杰羌佛 #義雲高 #義雲高大師 #五明 #佛教

發表於 佛們觀察

方法有别 目的相同

佛教佛学佛法正邪研讨会闭幕
義雲高
義雲高大師
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
義雲高 大師
義雲高
義雲高大師
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

台湾立报  第十六版 中华民国八十九年五月十八日 星期四

佛教佛学佛法正邪研讨会闭幕

方法有别 目的相同

文/胡鉴原

在日前闭幕的“佛教佛学佛法正邪研讨会”上,联合国际佛教会主席伏藏罗布大师的出现尤为引人注目。大师发言开门见山,没有丝毫表情虚与诿词,严厉呵斥当前佛教界的乱象,又为无知的众生不能明辨真假佛法而感到难过。

     大会后,记者好不容易拜见到伏藏罗布大师,求教关于宗派之见和修行方法的问题。哪知大师非常和蔼慈祥,与大会上所见判若两人。大师简捷而又明了地微笑着开示说:修行的方法多种多样,不拘形式。我举一个非常简单的例子,有的人说修行就是要慈悲,要忍辱,这个话固然有对的地方,但是这要看在什么时机和场合,我提倡的是修真正的菩萨行。什么是菩萨行呢?那就是看你的所作所为是不是真正的为利众生的,只要是利益众生的,为自觉觉他而发菩提心的,哪怕你就是打也好,骂也好,都是修行。比如我们这次开这个正邪研讨会,有的人就说,对于那些歪门邪道的骗子之流,我们知道就行了,不必去公开批评,以免招惹是非。其实这种观点是错误的,绝不是菩萨的行为。既然已经知道清海、宋七力、李洪志他们是妖魔鬼怪,我们不出来制止,就会有更多的众生上当受骗,断送慧命,我们就有罪了,我们就对不起释迦牟尼佛、对不起莲花生大师、对不起十方三世一切诸佛菩萨,也对不起所有的众生,对不起我们这个“修行人”的称号。同样的,像义云高大师这种『显密圆通,五明妙谙』的圣德菩萨,如果我们不向众生推荐,也是有罪的。其实,我不认识义云高大师,但有关他的佛教、佛学、佛法体系,我进行过研究,我会更作过详细的探讨。我只能说,他是继佛陀之后的最高大德。就拿我来说,称为伏藏罗布,开藏伏藏有什么了不起,但比起云高大师来,实在惭愧得很。所以我讲话时只有一个心,那就是擭持正法,破除邪法。我不是罗布,云高大师才是大圣罗布,真正的罗布林卡,是云高大师才有资格登坐的。我不怕达赖喇嘛多心,他说的法比起云高大师,实在差得太远了。只要众生学习了云高大师佛菩萨的言行,就不会再去当骗子妖魔的弟子了,就能够走上了脱成就之路。所以,这种扶正驱邪也是修行的一种方式,而且是一种大修行。这种修行比坐在家里参禅打坐更好。

     关于宗派的问题,我极其推崇义云高大师的观点,就是“佛法派”。义大师常说,八万四千法,法法皆正道;修行千万种,不能离正教。因此,关键的是要应机施教而已。著名的卡觉呼图克图就说过,好比雪山顶上已经堆满了积雪,太阳出来将雪融化成水有东西南北四方流下来,站在山顶上观看的人就知道这雪水虽是分从各方流出,却都是从山顶上发源的,没有南北是非之念。山下眼界不广的人,住在南方不见北方,住在东方不见西方,于是彼此是非之念就生起来了。住在南方的只见山南的雪水,不见山北和东西的雪水,他并不知道都是一个山上流下来的,就不承认东西北方也是雪水。佛陀遗下的教雪,经过慧日的大德,分布于各方,虽有八万四千法门,都是对应不同根机的众生的。只有狭隘于一偏的人,因其所学不广,才引起许多无味的是非之争,与那雪山的譬喻同样笑话。所以,义云高大师是一个显密圆通的圣者大法王,他就经常教导大家要学习佛陀,做佛法派,凡是局限于宗派之争的,都不是佛菩萨所应该的。

33国法师活佛齐聚台北参加“佛教佛学佛法正邪研讨会”
联合国际世界佛教总部两千多位法师活佛,票决评定六位知名具影响力人士。
联合国际佛教研讨会主席伏藏罗布大师(前排右)。

导正乱象于末法 为众生辨真假

文/胡鉴原

     为了“辨邪显正”,世界佛教最高权威机构,联合国际世界佛教总部应各国法师、活佛的要求下,自本月五日至十二日在台湾举办国际性的“佛教、佛学、佛法正邪研讨会”,与会二十八国二千多位高僧及仁波切,经过七日激烈的论辩,为了导正乱象于末法时期,于是选出六位较有争议的人士,公开论断探讨,然后投票,结果参与投票者,百分之九十九点八认为法轮功的李洪志、中功的张宏堡、清海、宋七力等四人均为假借佛教之名却与佛法沾不上边的邪教外道;百分之九十九点六认为义云高则为佛教显密圆通、五明具足的法王级正宗佛教大师。而百分之六六点一认为沈家桢基本上符合教义为佛学善知识。

     依据义云高先生二九五三卷录音带、一三七卷录影带及其著作,审评研讨后认为义云高先生对于五明不但精通,而且每一明均属于世界级的登峰造极,显宗与密宗都达到至精的高度,大家认为义云高先生才是真正名符其实的大法王,但是从义先生的开示中得知,他口口声声表态,他是一个普通惭愧的行者,与大家一样的,无非是大家的勤务员而已,先生的超凡德品、渊博学识,一致得到与会共识,大会宣布授予义云高先生正宗佛教大师称号;认为沈家桢基本符合教义,授予善知识称号。

     至于李洪志、张宏堡、清海、宋七力均为邪教人士,他们所论佛法之道,完全违背佛陀的三藏经教,不但断章取义,正邪混乱、理谛全无,而且基本经教都未曾深入,全是自编自导,惑信于众,谈不上有一点实证功夫。

     这次由联合国际世界佛教总部在台湾举办的世纪性最大规模的研讨会,目的在于甄别世界上大大小小的自称为活佛、法师或大师之类的人到底是真的佛法还是假的佛法,参加大会的有来自美国、德国、法国、加拿大、日本、斯里兰卡、印度、泰国、尼泊尔、越南、韩国等三十三个国家的佛教协会以及许多国际佛教机构的高僧代表,如:国际佛教僧尼总会主席隆慧法师、联合国际佛教会主席伏藏罗布大师、世界佛教僧伽会会长悟明长者、美国密宗总会主席洛桑珍珠格西、美国佛教协会主席格兰.休斯等,以及在家大德共两千余人。

     与会者多认为当今世界可以说是群魔乱舞,无论是一知半解之士,还是魑魅魍魉之徒,都纷纷打着佛教甚至密法的幌子,而行聚财敛物,断送众生慧命之实,使无数的善男信女不仅得不到解脱,反而离地狱越来越近。因此有必要站出来为众生分辨真假。

#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 #义云高 #义云高大师 #云高大师 #显密圆通 #五明 #正法聯盟

相關文章推薦:

發表於 佛們觀察

《佛門觀察》說說神通3:什麼是佛法的神通?

《佛門觀察》說說神通3:什麼是佛法的神通?

「佛門觀察」說說神通3:什麼是佛法的神通?.jpg

編者按:在已發佈的《說說神通1》和《說說神通2》中,我們重點闡述了佛經是怎樣宣說神通的以及佛陀和高僧大德們示現神通的諸多公案和一些關於神通的正見之理。

那麼,什麼是佛法的神通?為什麼修持佛法會產生神通?佛法的神通與外道的神通有什麼區別?神通有什麼功用?這是許多人搞不清楚的問題。敬請關注《【佛門觀察】說說神通3:什麼是佛法的神通?》

什麼是佛法的神通?簡單的說,佛法神通就是在學修佛法過程中證得般若妙智,獲證了超過凡夫的聖力,這種超凡的力量被稱作佛法的“神通”。 

一、佛法神通是一種力量,不是怪力亂神。

當今佛教界很多人把怪力亂神,或修煉氣功等外道功法產生的幻相當作佛教神通,這是對佛教神通的嚴重誤解。社會上的一些氣功師、催眠師等,他們利用“心歸一念”產生定力的時候,也會產生神通現象,但這種神通是有限度的,只能對“情世界"(即有感情,有神識如人、動物等)起作用,而對"器世界”(即無感情,無神識如物體等)是不起任何作用的。

佛法神通是聖神通,是般若妙智,真空妙有之用,是佛法力量的體現。佛經記載,在佛法修持證道過程當中,能引發天眼通、天耳通、神足通、他心通、宿命通、漏盡通這六種神通。凡是證道的聖者,個個都具有超凡的神通證量。但我們又必須清楚的認識到,即便佛教神通也是幻化而不可執的。證得神通不是我們成就的目的,“神通與成就解脫完全是兩回事,無論有多大的神通,也不屬於成就解脫的本質,而圓滿福慧,證空性真如,生死自由,才是成就的目的”(摘自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說法《淺釋邪惡知見和錯誤知見》)。但如果一個人在學佛修行過程中連神通這個中段現象都沒有產生,何談證聖,談何了生死?

其實,神通本無正邪,關鍵是神通來了如何去對待他。如果不能樹立正見,神通來了而執著神通,則必受五十陰魔或天地魔之侵擾,妄失正道,這樣就成了邪魔外道的神通了。是故,佛法神通與外道、魔道神通本質區別在於佛法有“漏盡通”。也就是“諸漏已盡”,正因為佛教有“漏盡通”,所以佛教的神通能了生死,外道的神通則無法了生死。

而要獲得真正能了生死的佛教神通,就必須在具備了前五種神通的基礎上,不執神通而歸於正見深入修持,進而獲證唯有佛教才有的“漏盡通”。也就是說,作為正修者儘管具備神通,但明白神通是幻化不實,住入神通境而不執著,見神通而不失正見,才能獲得漏盡通。

外道的神通在生死無常面前是絲毫不能生用的,縱然大羅金仙神通廣大,黃龍禪師點化呂洞賓也只是"守屍鬼"而已,無法了生死的。 至於那些魔術表演或民間那些“養小鬼”、飛精附體、怪力亂神就更不值得一提了。

二、佛法的神通是證聖的表法,不是空洞理論所能比擬的

佛弟子在如法修行修法趨向成就解脫的過程中,就會自然產生超過凡夫的神通聖力,這種神通聖力,決不是說在嘴上的空洞理論,而是要有看得見摸得著的實證功夫。

比如:大成就者開初仁波且禪定顯赫,修攤屍拙火定,以紅外線熱感應攝影儀探測拙火升溫,體溫升達華氏197.4度(攝氏92度),已達三段拙火;還是這位聖者,以88歲高齡參加佛教“拿杵上座”道量測試,用他三根手指頭已骨節折斷變形的右手,單手拿起了200磅金剛杵上基座,展顯了其聖力,遠超亞洲第一大力士呂瀟和龍武,驚駭世人。

而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聖力更是舉世無雙,羌佛單手舉起434.8磅重的金剛杵懸空13秒,上超“拿杵上座”59段,無聖可及。有一對佛弟子夫婦在海內外各大媒體上發佈公告,懸賞2000萬美金邀請全世界大力士前往聖跡寺打破羌佛的聖力記錄,可是至今依然無人能及項背,領走這2000萬美金的懸賞。

關於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神通聖跡表法更是不勝枚舉。比如:羌佛請眾佛陀從虛空中降下真精甘露;請阿彌陀佛現於弟子面前,為弟子摸頂傳法,授記往生西方極樂;

又比如:羌佛代眾生受苦時身體蒼老到80多歲的老翁形象,卻能在10多分鐘內返老回春到20多歲,變成一個法相無比莊嚴的青年形象;

又比如:羌佛修法讓弟子到極樂世界參觀後,與阿彌陀佛約定好7天后往生,回來與家人告別後如期往生淨土;

又比如:佛降甘露法會上,當叮人兩口就會致命的百萬劇毒黃蜂飛臨法會上空時,羌佛卻告知所有參加法會的法師、活佛們,黃蜂不會叮他們,結果雖然眾人大聲持咒,黃蜂繞人但全程沒有一人被叮……等等 

試問,哪個邪魔外道的神通能請佛降甘露?能請阿彌陀佛現在眼前為弟子授記傳法?這說明了什麼?那些無法體現這種佛法力量,只會空談理論的,只能說明他講的、傳的或學的是假佛法。

我們須知證得般若妙智,必具神通聖力。難道具如此聖力者是凡夫,是外道?而那些只會空談理論,無任何聖力可體現的反而是聖者?

三、佛法神通是利生的方便,不是炫耀工具

佛法的神通是施以方便教化眾生,弘法利生的工具。佛菩薩轉世的高僧大德,大悲無量,無私利他,絲毫不會追求功名利祿,因此,祂們決不會去炫耀、賣弄神通,而只有在因緣和合時,為了教化眾生才會示現神通施於方便。

正如《大方廣佛華嚴經•卷第一》中所說:“佛神力故。種種變化施作佛事……”

比如:釋迦佛陀曾施展無上之神通力,把殊勝無比的極樂世界清清楚楚呈現在眾比丘面前,大大增強了信眾學佛修行、往生佛國的信心;

又比如:維摩詰聖尊展種種神通,讓五百羅漢生起大慚愧心,發下大乘菩提心大願;

又比如:寶島高山族酋長過去是個忠實的基督教徒,南無羌佛當著酋長的面修法,聖母瑪麗亞頓然展現站在雲端,聖母讚歎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至高偉大讓酋長皈依佛陀,後來,高山族九個部落的人全部皈依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修學如來正法。

又比如:虛雲大師欲恢復雞足山缽盂庵以利弘法,但當地眾人認為門前有一巨石是不祥之物而不敢前往,虛雲大師便招來百名雇工移動巨石,可因巨石根深無法撼動。虛雲大師施展神通聖力,不費吹灰之力將巨石移出,眾人震驚,從此十方信眾紛紛前來皈依求法……如是等等。

總之,神通是證得般若妙智,真空妙有之用,是證聖的表法,是利生的方便。佛法的神通是聖神通、大神通,不是外道神通能夠比擬的。佛教的神通是能夠看得見摸得著的實證功夫。要明確,是聖者必具六大神通,缺一不可。只有修持真正的佛法才會產生神通聖力,才會了生脫死。

撰稿:合立

編輯:佛前燈

轉載自:今日頭條 佛教新視野

重要提醒:本文僅代表作者的學佛知見和個人受用感悟,只有恭聞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修學《極聖解脫大手印》、《藉心經說真諦》和《什麼叫修行》,才是最正確、快捷的成就之道。

《佛門觀察》說說神通3:什麼是佛法的神通?

文章連結:https://chihming9999.pixnet.net/blog/post/329099247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http://www.hhdcb3office.org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的臉書: https://m.facebook.com/hhdcb3office/

一念之間:https://a832722.blog

成就解脫之路:http://chihming9999.pixnet.net/blog

#佛門觀察,#神通,#第三世多杰羌佛,#多杰羌佛,#南無羌佛,#生死自由,#攤屍拙火定,#聖蹟寺,#佛降甘露,#維摩詰聖尊,#解脫大手印,#藉心經說真諦,#什麼叫修行,

發表於 佛們觀察

《佛門觀察》致著名活佛法師們, 你們認識真正的佛法嗎?

《佛門觀察》致著名活佛法師們,你們認識真正的佛法嗎?

「佛門觀察」致著名活佛法師們,你們認識真正的佛法嗎?

當今社會,號稱自己在學佛修行者甚多,但能真正認知什麼才是真正佛法者,少之又少,包括某些當今世界赫赫有名的活佛法師們。

許多人常被世法名相所迷惑,被一些著名活佛、法師、堪布的名相所迷惑,錯誤認為那些徒眾很多,名氣很廣,寺院很大,或者傳承很正宗等等,有著種種光環的法師、仁波切是真正的佛教師父,以致從未質疑他們所說的佛理是正宗的佛法嗎?也從未思考過,這些名氣很大的「上師」,他們教出過多少已取得了生脫死成就的弟子呢?以致人們經常將凡夫當聖者拜,將邪法當正法學,將附佛外道、「貌似佛法」當做佛法去修而不自知。 

再加上,原始的釋迦法義已被混入僧團的魔軍改得面目全非,眾生更是無從選擇,無從分辨正邪真偽,自然盲修瞎練而不知,自然解脫無望,成就無期。為此,南無羌佛帶著無量慈悲,無漏遍智再臨娑婆救度眾生,帶來了與釋迦佛陀一樣,原汁原味的真正佛法。

佛陀住世,本是眾生無量之福,但妖魔謗佛不止,加之諸多無明眾生在網絡上,手機微信群里跟風誹謗,這令無數眾生再次陷入兩難選擇,無從分辨正邪,佛法真偽。

曾經有修行人不遠萬里拜見到了南無羌佛,跪地「虔誠」請示:佛陀師父啊,現在社會上那些佛法和我們的佛法到底哪一個好呢?我們應該選擇學哪一個呢?

望著這位滿頭白髮,虔誠修行幾十年的佛弟子,南無羌佛哭笑不得。

其實,真正想解脫成就者是不受外界輿論影響的,他們很快就能撥開迷霧,分辨出什麼才是真正的佛法。

有一個法師叫印昌。他專心研經學論47年、所學的總合論集經書不下一百部。然而所獲得的修證成果受用,不僅不能了生脫死,卻是身心疲憊、愈來愈衰竭,加上他在四川華西醫科大學(川醫),眼睜睜看到一個名震世界的頂級著名法王死得非常悲慘,不要說化虹光,連生死自由都沒有。這讓他一度認為,真正的佛法是不存在的,是不實在的。

有一天,他在一家餐館吃晚飯,一位和尚走到他桌前,給了他一封信,並對他說:「這是你要的,這世界有真佛法。明天你還會見到我。」 過了一會他起身去洗手間,剛好那和尚推門而進,前後腳最多差七八秒鐘,卻完全不見和尚蹤影。再去問服務生,結果大家都說沒有見過出家人?他相當震驚,但和尚給的信卻明明在手上。他沒有打開。

第二天,他去超市購物,卻見那個和尚迎面向而來,說:「你為什麼不看信?」話音一落,轉身進了貨架巷道,前後三四秒鐘,和尚又無蹤無影了。他忽然明白:「天吶!是高人!」

他回到住處,打開了信封,裡面寫著「《正達摩祖師論》《了義經》《金剛經》《藉心經說真諦》《般若經》《解脫大手印》」。

他按圖索驥開啓了一段全新的求知旅程,在那裡,對於什麼是真佛法?什麼是假佛法?他得到了最透徹最正確的的答案。

於是他堅定的選擇了南無羌佛所親傳的如來正法!很快證到了佛法的成就。

還有一位名為洛桑珍珠的漢人格西,漢名邢肅芝,是全球迄今,唯獨兩位漢族人取得過拉然巴格西學位者之一(另一位是密悟格西)。他曾是近代佛學泰斗太虛法師的秘書。1937年,他隻身赴藏,尋求藏傳佛教密法,決定做一位現代唐三藏。他先後師從一百多位大活佛、法王、高僧,受傳法灌頂六百多次,並著有《雪域求法記》,廣為流傳。

1997年,洛桑珍珠格西拜南無羌佛為根本上師,其時,在金剛壇場,南無羌佛每授一法,即顯本尊壇城。這是格西訪遍西藏及世界各地大德,從未見誰有如此至高佛法證量。為此,格西深感自己學佛六十年不如在羌佛身邊一天所獲得的受用。

還有一位法師,清定法師,曾被譽為「漢地第一高僧」,是佛教密宗格魯巴法王、漢人黃教領袖。清定法師曾師從能海法師,接承了密法大威德金剛的修法灌頂,但由於當時的世緣變化,清定法師並沒有從能海大師處得到圓滿的內密灌頂,這一直是法師到晚年時的一塊「心病」,因為他知道若沒有得到圓滿的內密灌頂,要「即生成就」還是很困難的。

1992年,清定法師有幸恭讀到南無羌佛(當時的「雲高大師」)所著《心經講義》出版前的手稿,大為震撼,即為羌佛所著《心經講義》寫下《跋序》。1993年,因緣成熟,時值九十高齡的清定法師德境感召,終於拜見到了南無羌佛,法師在拜南無羌佛為師當天即獲內密灌頂,才算圓滿其了修證道果,於1999年坐化圓寂。

當今佛教界,聲名遠播的著名活佛、法師們,你們還不認識什麼才是真正的佛法嗎?

清定法師在圓寂前六年拜南無羌佛為師;洛桑珍珠格西感慨「學佛六十年還不如跟羌佛學一天」;還有「藏地第一聖德」阿秋喇嘛,第四世多智欽法王等諸多佛菩薩再來人,上百位佛教各派領袖對南無羌佛的認證附議等;還有羌佛所展現的不勝枚舉、無聖可及的圓滿覺量以及諸多羌佛弟子解脫成就,生死自由等等事實,難道都不足以讓你們警醒一下嗎? 

而今佛陀住世,如果你們這些大法師、大活佛還不知道真正解脫的正法在哪裡,還不知道拜南無羌佛為師,你們還好意思說自己是「佛弟子」嗎?

人生難得,佛法難聞,真正的解脫正法更是百千萬億劫難遇,盡快收起你們的「所知障」和我執吧,是要真正解脫成就還是要繼續混個日子,最後墮落,該做個選擇了。

正如開初聖德所說「暮鼓晨鐘都敲不醒你,那你就完了」。

撰稿:佛前燈、東山

重要提醒:本文僅代表作者的學佛知見和個人受用感悟,只有恭聞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修學《極聖解脫大手印》、《藉心經說真諦》和《什麼叫修行》,才是最正確、快捷的成就之道。

《佛門觀察》致著名活佛法師們,你們認識真正的佛法嗎?

文章連結:https://chihming9999.pixnet.net/blog/post/329137143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http://www.hhdcb3office.org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的臉書: https://m.facebook.com/hhdcb3office/

一念之間:https://a832722.blog

成就解脫之路:http://chihming9999.pixnet.net/blog

#佛門觀察,#正達摩祖師論,#了義經,#第三世多杰羌佛,#南無羌佛,#藉心經說真諦,#般若經,#解脫大手印,#什麼叫修行,#大威德金剛,#能海法師,#清定法師,#金剛經,#成就解脫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