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於 學習H.H.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

回應造謠誹謗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人

回應造謠誹謗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人

對於光明偉大無私大悲的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卻總是有那麼一些人道聽途說、以假當真、造謠生事這些少數造謠的人,壞人就是壞人,他們就是要罔顧事實,誹謗造謠,睜著眼睛說瞎話。就想問問這些人,你們就算不信因果報應,你們不為自己想,也該為子女兒孫積點德吧?生而為人,為什麼你們一點善良公正的心都沒有呢?難道是因為你們自己齷齪,你們就不相信這世上真有如羌佛一樣無私聖潔的聖者嗎?還是羌佛的無私聖潔,阻礙了你們撈取自己的利益,所以你們就忿忿不平,造謠誹謗呢?你們以為假話就可以掩蓋事實嗎你們真的就是這麼壞?做人的本質都失去了嗎?俗話說故意裝睡的人,是叫不醒的,如果你們執意不顧事實真相,非要誹謗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那我們實在也無能為力了。你們要知道:因果報應是分毫不差的,種什麼因就必然結什麼果,這是科學的規律。你們就只能自己去承受相應的果報,當然我們還是祈願希望你們是無災無難的。

對於佛法真理永遠無法理解、無法相信的人,除了多生累劫的無明障業所知障,導致邪知偏見,另外就是善根的問題了。
相應於波旬魔王的魔子魔孫,當然要破壞正法、以白染黑、以假當真、造謠中傷、壞人慧命,這本來就是魔要幹的《志業》,只能仰天長嘆為可憐的愚痴眾生祈福!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無實謾罵顯無知
癡守己見所知障
佛經浩翰如淵海
汝又讀過幾部經
只說空理無所證
證量實顯才是真
不通經教勿亂吹
行修己德最為要
毀經謗佛罪深重
速懺己罪莫遲疑
人身難得莫虛度
莫見閻羅才知罪

回應造謠誹謗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人

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   義雲高    #义云高  #解脫大手印 #藉心經說真諦 #什麼叫修行 #學佛  

破邪顯正

發表於 學習H.H.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親傳《禪修大法》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親傳《禪修大法》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第四十號公告

本公告所發的,是第三世多杰羌佛於2013年3月在美國菩提精舍三聖殿為一批修行人所說的禪修大法。今天是2013年12月4號,現正式第一次公佈在網上。今日是由第三世多杰羌佛灌頂傳授禪修必需的真言相應悉地,同時也便讓大家明白什麼才叫正規的禪修。讓大家認識在這之前,你們接觸到的那些禪修法,是什麼樣的程度、是否正確?會讓你認識到教你們的那些上師,是否有資格作開示?他(她)們清楚禪修是怎麼一回事嗎?禪修在佛法的整體性中是什麼?禪修都不懂能懂佛法嗎?如果不懂禪修,自然不懂什麼叫禪,也不懂什麼叫定,因此,就僅憑不懂禪修這一點,就說明根本不懂佛教、相應的也不懂佛法,所以,當一批上師向第三世多杰羌佛請求能讓他(她)們為弟子講開示,第三世多杰羌佛說:只要是真正懂佛法、依教傳法的任何具師資者,都可以講開示,但亂講佛法的人,是絕對無資格作開示的。所以要上師們考得過關,才能作開示,否則,任何身份都沒有資格作開示,因為不懂佛教、佛法而作開示,那無疑就是欺騙大眾,所以不準不懂佛法的人作開示,因為只要是開示這麼一個概念,就意味著聞聽開示之法者要作為真理來接受,一旦接受的是罪業的,就毀掉了慧命,不僅是指不懂禪修,還有其它多方面的問題,如對經藏的錯誤理解,這些都是嚴重傷害眾生利益乃至誤導行人的,凡是破壞眾生利益的言行,第三世多杰羌佛就不會認可。至於哪一個不懂裝懂的人,要去作所謂的開示,第三世多杰羌佛說祂無權管大家,但因果責任,對開示錯的人會擔不了的,因為毒害眾生百千萬劫的罪障帶給了錯聽之人。

果不其然,這一次考試,完全是第三世多杰羌佛如見其肺肝然,有及格的聖德,其中有三星日月輪,有剛剛及格的二星日月輪聖德考到六十八分,有一位一星日月輪考到61分,其他無論任何身份之人都無資格作開示,因為連基本佛法都不懂,甚至於一代大名頭的人轉世者,考題答案不但一無是處,而且題都不沾,滿口邪說,這類外表是佛教人物、而內質卻邪說騙弟子,怎麼能同意去作佛法開示誤導行人呢?所以,無論什麼人,考試不過關者,只能帶領大家恭聞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你們作上師的人,給你們的弟子們所講的話,只能作參考,不能作為定理依據,至於收皈依、傳授儀軌、咒語,那是你們應該做的,為大家講十善、四無量、六度、菩提心、戒律,都是應該的,可是絕不能脫離經據,也不可不懂裝懂,凡不懂裝懂、胡編亂說,那是絕對的騙子妖人行為!

以下即是第三世多杰羌佛2013年3月說法“禪修大法”的完整內容,這是隨口開示的記錄。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2013年12月4日

大家坐下來。

坐好了嗎?準備好了嗎?

(眾人回答:是。)

先合掌,念誦皈依一遍,發四無量心、菩提心。好了,要認真聽,我現在開始為你們說法。

今天把弟子們召集到這裡來,我主要是應一些西方白人、黑人、西語裔、亞裔人等,其中有一些是仁波且,答應你們提出的要求,你們說特別喜歡坐禪,要學禪修,所以今天來滿大家的願,我主要是給大家傳一個高級的禪修大法。其實禪修法的名字,我們在座的人都聽說過,但是,真實來說,都不知道什麼叫禪修。我可以說一句,現在大家在座的,乃至很多在外面傳禪修的上師們,包括你們今天在座、在外面教禪修的上師們都不明白、不知道什麼叫真正的禪修。我是不是說得太過分了?今天明確跟你們說:一點也不過分!很簡單問你們幾個問題:禪修是什麼?拿來做什麼?為什麼要禪修?禪修的目的何在?禪是什麼?你們知道嗎?你們這些教禪修的上師們,回答得了我嗎?

(有人說:我們不太清楚,請佛陀說法。)

我是一個慚愧者,叫我師父就行了。你說不太清楚,其實你錯了,不是不太清楚,就是知道,也是錯誤的理解。連禪都不了解到底是什麼概念,對禪道一無所知的人,你還要禪修、還去教人,這就叫貽害眾生,壞人性慧!要負因果責任的!人生幾十年或一百多年,為什麼要犯這個罪呢?

今天我先要講這個禪,禪分四禪八定,當然,這對你們來說是知道的,經藏上有這名詞。這個四禪八定到底要拿來幹什麼?為什麼要禪?禪起的作用是什麼?你們就一知半解了。很多人都喜歡去坐禪,很多人喜歡去參禪,他到底想幹什麼?獲得一個什麼?得到什麼目的?所以,大家要首先把這個問題弄清楚。在佛教界參禪打坐的人比起其它法的修學者還要多,而且大部分都是有學識的,但是都在盲目追求。現在就不給大家多說了,直接說禪。禪是一種法門,佛陀所傳佛法的其中一種修法,但這一修法是獨立的,可是法味理相是涉及到任何修法的法門。

我精簡地說,禪是真諦。所謂真諦,萬古不滅之理相,三世同體平等之本源,這就是禪意。當然,還有非常多的說法解說,這裡我就不多講其它的理論了,對於一個參禪的人來說,應該要明白簡單的道理。今天我就揀簡單容易聽懂的來給你們說吧,那就是從意識上轉化的一種境界,也就是從意識分別轉化到非意識分別的境界,這個非意識的境界是一個什麼東西呢?是沒有妄念的嗎?是什麼都沒有嗎?是一個很清淨的嗎?要以這樣的理解,這就完全錯了。如果大家要把這個非意識境界徹底弄清楚的話,必須要學習我說的《藉心經說真諦》。學習《藉心經說真諦》以後,就會悟到我們在禪裡的宗教理諦,要找的是什麼?我們的目的是什麼?要找什麼東西?悟到一個什麼?又證到的是什麼?那麼,我們要找到這個東西,找得到嗎?這個東西永遠也是找不到的!只要去找,就找不到!為什麼找不到?因為找,就得用自己的意識去找,就相當於把自家的孩子背在背上,我們在外面找,我們遍地找:“哎呀,我的孩子到哪裡去了?到什麼地方去了?”永遠都找不到的,其實本來自己背起的。所以,用意識、用心故意去找,永遠也找不到。禪啦,是需要一種用功的方法,才能找得到的。禪本身、它的本體不是用功的方法,但是要有一個用功的方法才找得到禪,才能獲得、證得到禪。我們現在要好生聽,因為這個非常不容易聽明白的,不認真、思想不集中,你們是聽不懂的。這個禪修的方法呢,今天我會傳給大家。

先來了解這個禪的基本的概念,有了基本以後,才便於獲得這個禪。我們要獲得一個禪的境界,這個境界,名字叫做境界,實際上是沒有境界的。如果出現一個境界,能夠用我們的意識去分別出現一個什麼樣的境界的話,就已經不是禪了。但是,必須要用境界兩個字來做比喻,否則就沒有可講的了,不用境界用什麼?總得要有一個名辭來代替嘛。那這個境界是一個什麼東西呢?它是一個能讓你不生不死的東西,這東西就是你,你就是這個東西。所謂用東西來作譬喻,這是言詮之計,否則也同樣是無話可說。正因為如此,才有“言語道斷,心行寂滅”這一說。簡單地說,參禪的目的就是為了開悟!開悟的目的就是為了獲得那個不生不死的東西!所謂的東西,沒有一個東西,我講的這個所謂的這個東西,或者這個境界,實際上是沒有這個東西的。因為有了這個東西啊,就是意識分別出來的了,就成了我們的思想想出來的了,比如說啊,這是一個圓的東西,這又是一個長的,兩頭是黑的,是一支筆,這是一串珠,這是一尊佛相、一朵蓮花、一片空境,誰告訴你的?自己意識分別的,意識辨別出來的、辨認出來的,如果能意識辨認出一尊佛像、辨認出來一朵蓮花這一個東西的話,那你已經不是禪了,而是凡夫分別意念心。我還是回到一句話上,如果你們看了《藉心經說真諦》,能看懂,什麼禪都解決了,就是說,什麼禪都能獲得!當然,你可以說:我看過龍樹、提婆、陳那、月稱、弗護、無著、世親、寂天、玄奘等前輩的論著了,應該不必看《藉心經說真諦》吧?我今天只能告訴你:你看的論著還可以,因為是祖師級的開示嘛,但是,那些書代表不了《藉心經說真諦》的作用,所以,還是那麼一句話,必須學《藉心經說真諦》!真正學懂就成功了。

說到禪,禪裡面有非常多種,除了四禪八定的這個境界以外,那麼這當中另外還有參悟的一種方法,參悟的方法裡面各有不同,每一種法度程度都不同,有如來禪、祖師禪,有香燈禪、木魚禪、意盡禪、一根禪、二度禪、迴光禪、數息禪、淨水禪、法相禪、定月禪、守竅禪、拙火禪、寒冰禪、唸佛誰唸禪、無盡禪,還有大悟禪、時輪金剛的不動禪,當然,還有更多的禪法,有非常多,包括所謂的庭前柏樹子的禪啊、所謂的無聲言語道斷禪啊,多了多了,非常的多,所以我一一介紹下去,要介紹三、五年,因此今天就不講多了。那麼你們主要要曉得禪是一個什麼東西、參禪的目的是要得到什麼,得到迴光返照、得到開悟,明心見性,見到自己的不生不死的本性!聽懂了嗎?還是那麼一個理,學懂《藉心經說真諦》後,禪就是小兒科了,那時對《金剛經》、《了義經》,自然一目了然,理體合一。

我們參禪的目的,是要證悟本性、空性、法身,這個法身就是不生不死的法身。我在這裡舉個例給大家聽,有的參禪的方法真是莫名其妙,但奧妙無窮。比如過去的揚州高旻寺,它們在古時,禪修裡面成就的人非常之多,揚州高旻寺,每七天基本上就有一個悟禪的人開悟成就出來。那麼,它那個是怎麼參呢?他們參的法度,根本就不是我上面提到的那些禪的名字,也不是那些用功方法,所以我說禪法非常之多。第一個,過去古時進高旻寺參禪要先簽協議的,那個協議很簡單,說白了就叫“打死不賠命”,把你打死不賠命的,同時,必須自願執行它的法規。一進去以後,是多種形式,比如這裡講三種形式,以三種形式來參禪。你以前學的任何法必須放下,一到那裡以後就沒有任何法了,到了高旻寺以後,一進入禪堂就沒有法可用了。它那裡面有五個闆手,有五個,稱為“五大闆手”,專門打人的,那麼跑一炷香,要跑,香是不長的,只有這樣長一根香,要小跑,就在禪堂裡面很多人圍成圈跑,在跑的時候,那個闆手有一個闆子會打響的,“啪啪”響的,他一打就響了,跑禪的人一旦聽到那個闆子響了,馬上就要停下來,一步也不能跑。當這闆子再響起時,你馬上就又開始跑。你們大家見到過禪堂闆手用的闆子嗎?

(大家回答:沒有。)

好久選一個時間我給你們看看,是揚州高旻寺的,過去的東西了,曉得不?這樣一打,“啪”一響,只要他的闆子一響,你還在跑的話,拉出來就打死,不打死都要打成殘廢。所以,這個人啦,自然的精神就非常集中,隨時想到注意闆子響,他隨時就怕闆子響了他還在跑,或停下來以後,闆子響了自己沒有跑,這就會拉出去重打。明白了嗎?

坐一炷香,就是一坐起以後呢,闆手在你背後會看得到你的。坐的時候是不允許你這樣動那樣動的,絕不允許動,不準唸佛唸咒,只要看到你動一下,就要拉出來重打,朝死的打。所以,只要一坐下來、坐穩以後,只要聽到闆手的闆子一響的話,馬上就不敢動了,就那一炷香就要呆過去,一點都不敢動,精神會百倍集中,因為怕無意間自己動了,被拉出來打傷、打殘、打死。

那麼另外呢比如喝水了,要喝水。喝水要到東邊打水端到西邊才能喝,而且必須裝滿一杯,要端過去,水灑在地上要拉來重打。所以,由於這樣啊,參禪的人中間沒有意識開小差去想其它的事,沒有休息的,吃飯的時候也不能把筷子碗碰響啊,都不行的。由於這樣,他的意識就被逼來自然不敢想東西,你們明白了嗎?所以說呢,自然的,我們的意識就被統一起來以後啊,就不會去思考、不會散亂,因為任何人都怕打死,你們知道嗎?一怕打死,用死來一逼,就沒有辦法了,就必須嚴肅地對待,所以說,就很容易妄想斷掉,自己的意念就會逼斷,一旦逼斷,本性就出來了,本性一出來的時間,就破參了,所以基本上每個禪七就有破參的人出來,基本上每七天都有破初參的。那怎麼知道破了?一旦破了,要喊你做偈子,你要做一首偈子來聽,讓綱領主持和禪師來擇證你,然後再來考你,看你真正參禪悟道了嗎?明心見性沒有?明白了嗎?

(大眾回答:明白。)

佛教裡面有個宗叫禪宗,禪宗的第六代祖師惠能祖師,他是頓悟門的,當時有兩個祖師,還有個祖師叫神秀,神秀呢是漸悟門的,其實這兩個祖師都成就了的,只能說見地不相同而已。神秀有所證悟以後呢就做了一首偈子,他這首偈子呢寫的是:“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台,時時勤拂拭,勿使染塵埃。”就是說,我的身體就像成就的菩提樹一樣,意思是代表成就的意思,也就是代表解脫的意思,我的身體是一個解脫的境界。那為什麼叫菩提樹呢?因為釋迦牟尼佛在菩提樹下證悟成的道,所以後來就把“證菩提”作為成就,是這樣來的。他說我的身體呢就是菩提樹,但是我的心呢從來不昏,清清楚楚,不會錯因果,一切都知道,所以“心如明鏡台”。同時,我還在隨時隨地修行,一旦發現有不好的,我就會改正,所以叫“時時勤拂拭”,拂拭就是雞毛撣子稱為拂拭,我隨時拿到來掃我的塵垢,“勿使染塵埃”,不要讓臟東西把我給玷污了,這裡指的臟東西,是指的不淨業,而不是我們看到的灰塵,意思就是說,我會非常嚴肅地改正我不好的,來符合佛陀的教誡。從神秀的這個偈子呢,一般地說,聽到,已經是菩提樹了,而且還改錯啦,當然好啊,對不對?但是,惠能就不是這個看法。因為神秀沒有參悟到禪的本體,就是說,他對禪沒有真正大徹悟,沒有脫落桶底開悟。那惠能很小,是個小孩,但是他徹底開悟了的。惠能就聽到神秀這個偈子呢,他就說:“我也要寫。”他說他也要寫一個,是他的師兄幫他寫在壁頭上的,因為他不認識字的。他是根據神秀的偈子來答覆的,他寫的是:“菩提本無樹”,就是說,菩提樹有這個名詞,但是沒有這個樹子、沒有這顆樹的。“明鏡亦非台”,雖然你什麼都知道,但是沒有這麼一個具體的東西的、沒有所知的主翁,因此沒有這個台的。因為神秀說“心如明鏡台”,惠能說“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染塵埃?”本來什麼東西都沒得,塵埃朝哪裡染?它染什麼東西啊?沒有東西給它染的。也就是說,佛性裡面,意念都無所住的,既然意念都不能產生,而所證到的禪境,那個是什麼都不巴的,什麼塵埃不塵埃都不巴的,原因是沒有一個東西給它巴,你們千萬要小心領會,不要認為它是四大皆空了,有一個空境,這又錯了,真實理中,這個空境也是沒有的,所以塵埃無處染。

(中間一段,當時有很多西方白人等仁波且和學者,現場中是不同的人都在翻譯,佛陀師父聽到他們英語的翻譯錯亂,當下嚴肅批評他們的翻譯是錯誤的,要他們不可以不懂裝懂,亂翻譯下去,最後指名還是由波迪溫圖仁波且來翻譯。)

神秀是有一個東西,叫菩提樹,他所證到的佛法的境界是有一個東西、所要得到的東西,那麼,惠能就說:佛法裡面連意識都沒有分別了,還有什麼東西可成在呢?沒有成在的東西,有什麼可染的呢?所以,空性裡面是不能有意識分別的,有意識分別就落入凡夫意識了、就脫離空性了,脫離空性,自然就是凡夫境界,沒有意識分別,就進入聖人境界。但是,人要沒有意識分別,一般是不可能的,所以就要學佛修行了。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畫作《富麗堂皇秀醉人》

今天我看你們翻得非常吃力,很多錯誤,我也就不想繼續講下去浪費時間了,我趕快給你們教功夫算了。好,我現在直接給你們教功夫吧,教禪坐的功夫。

我今天給大家傳的這個禪呢,為什麼這些人一坐下來就非常,不是散亂就是睡眠,不是睡眠就是昏沉,不是昏沉就是掉舉?主要是我們無始、若幹劫以來的那個業障啊,黑業、白業、無明業,就是說,好的和壞的、乃至不好不壞的這些業力把我們圍住,因此坐下來的時候就得不到妄想清淨,沒有妄想清淨這一步就更不可能斷妄想,斷不了妄想就根本不可能證到禪境,也沒有定境可言,就沒有辦法開悟。所以說呢,往往參禪的人,只知道教人參坐、禪修、自己禪修打坐,但是,參禪的人一般是不懂參禪有專門一個咒語,要先清除禪坐壇城,就說我們今天參坐了,要先把一個咒語啊,淨壇咒,要先念,把壇城清除,把那些對我們不利的邪氣啊、妖孽啊等等不好的通通趕出去,那麼這是第一個工作要做的。如果在山里面呢,還要另外加上迎請山神來護關,還要防止野獸或山精樹怪來侵害,所以有兩個法要修。但是,我們在家裡面呢就沒有這個問題了,只不過還是怕的是,有的地方怕颱風,有的地方又怕地震、水火之災。

現在我們非常非常重要的一點,就是不懂得在禪坐修法時怎麼樣防止外障的這個法、要先把它預防起來的這個法。分兩個部分,一個部分是咒語的力量,另外一個部分是屬於身體的力量。那咒語呢有三個咒語,缺一不可,如果三個咒其中一個缺了,少了一個咒,那就很難參破了,那就成了世俗的那些禪修了,這是在外面或家裡面、在城市做功課用的,不到山里面去。淨壇咒是一個咒語,所謂淨壇咒不一定叫清淨曼達拉,你記住,不是壇城的意思,就是家裡面做功課的地方或在任何一個地方、能打坐的地方。這是一個咒。第二個咒呢,就叫做專門參禪的一個淨業觀空,是禪裡面用的,就專門參坐,它先把業力清除、暫時排除開。那麼第三個咒很重要,就是心清靜咒,這個咒對於禪修者的戒體來說是很嚴的,對佛教徒同樣的嚴,凡唸誦這個咒的任何一個人,都必須是真正的菩薩行為,要嚴持戒律,五戒,實行三聚淨戒,如果重犯,這咒就沒有受用了,如果輕犯,效果也不會好,很難清靜下來,清靜不了,就進入不了禪定。這咒又名叫他心通咒,如果戒行不好,不是真修行人,一當達到他心觀照力,那還得了?那佛法界就亂掉了,因為戒行不好的人,就會害人的,乃至害眾生,甚至害佛菩薩,佛法界的領域是不準有邪人、騙子、破戒子進入的,而且傳授此他心通心清靜咒,是必須通過菩提聖水沐灑灌頂的,尤其要注意的是,凡學了這個咒的人,不經過合法灌頂,就隨便傳給第三者,這位傳咒的上師,無論是什麼身份,都會終生不會成就他心通道量的。這是鐵定的!!!同時,如果有了他心通道力,也不能拿去顯示,犯了此條,有可能失掉他心通道力,而真正要顯示的是如何利益眾生、斷掉我執自私,樹立菩薩大慈大悲之行,要顯的是菩薩的事業,菩提薩埵,自覺覺他。所以傳此咒之師,要自己掂量自己有幾斤幾兩,不要為了招搖過市,把自己害了,沒有心清靜咒,只有前面兩個咒,也是可以禪修的,只不過是效果上的差而已。這三個咒是必須要念在前面的,要先念,要把這個工作做了,才開始參坐,入於禪修。如果沒有學過這三個咒,只要參修正確,也是有受用的,但最多只能有百分之三十的受用。現在我開示傳授第一個咒,我會教給你們,現在我就要傳給你們咒,我不要講久了。

先學第一個咒啊,都把手合起來,要非常恭敬、真誠的心,把眼睛閉上來,等我做完加持以後呢,我就開始唸咒了,你們跟著我唸。好了,現在已經傳授給你們第一個咒了。

第一個是禪修淨壇咒,這個咒的作用主要是淨壇城,把壇城一切不淨的穢物,和一切習氣、障業,全部清除,這是針對所在坐禪的場地,它是不針對這個自身的,它主要是針對壇城起到的作用,所以自身的業力呢,照常是沒有清除的,因此,凡是上等的禪修法,必須要加上禪修專用的除障禪定淨業觀空咒,現在大家跟著我來唸,除障禪定淨業觀空咒,我唸一句呢,大家同樣的就跟我唸一句。這裡是要教授第二個咒,這裡不列咒語。第三個咒,也就是心清靜咒,今天不傳,因為沒有帶灌頂資糧菩提聖水,下次再灌這個頂。

好,現在兩個咒語都傳完了,那麼傳完了以後呢,現在我就要教大家禪修的方法了,禪修的道理、理論非常的多,我就不詳細去闡述它,為了節省時間,直接傳給你們吧!傳給你們這個禪修法,希望大家注意,這個禪修法,由於是高級的禪修,因此我們不能隨隨便便地拿去傳給別人啊,或者是一個破戒的弟子啊,都傳給他了,這不可以的 ! 一定要傳給清規戒律很好的佛教徒,而且真心誠意學佛,有四無量心、實行六度萬行的、嚴持戒律的、有菩提心的這些大悲菩提境界的道德品質的好人,他們來學。佛法要傳給好人,不要傳給有問題嚴重的那些不好的人,如果有問題嚴重的人,他們除非改悔了以後,當然我們也會傳給他的;也不要傳給那些什麼貪贓枉法,伸手就跟人家要錢要供養的人,那種實際上就是有問題的人了,所以大家要特別的小心啊。

我剛才說了,為了節約時間,不說廢話,直接教了。大家靜坐下來以後,我們先一步一步的入手,先由釋迦牟尼佛當年在菩提樹下所用功的方法的第一步開始,那麼這個第一步的開始呢,它是屬於般舟的觀修法,也就說,觀起般若之性海,叫觀般性念,那觀般性念呢,我的起法是跟社會上那些禪修人士不同的,我首先要你們大家做的是從數息開始,從止觀數息,小止觀的數息開始,但不完全同於小止觀,我們不管十二時辰中,什麼時間有什麼精怪,因為我們有三個咒,不怕他們擾亂,我們只注重胖的人呢,就數出氣,瘦的人呢,就數進氣,就是說呼吸的時間啊,朝裡面進氣的時間呢,那麼你瘦你就數進氣,這樣呢,你身體會好起來;如果你太胖了呢,不能太加補了,所以就數出氣,這樣子呢,身體就不免得太臃腫。當然,這個胖瘦並不重要,關鍵的是,教大家胖瘦怎麼數氣,怎麼數呢?從一開始數,比如說數進氣,數進的氣,一,你就輕輕唸一聲,要數出聲,出氣的時候不要數,進來的時間唸出聲“二”,就這樣子,然後數到十,馬上重新從頭開始,又從“一”開始,數到十,又再重新開始,千萬不要數“十一”、“十二”,這很重要,數來你都意不散亂可以有半個小時左右了,或者乃至於好的一個小時,都沒有錯亂過了,這個時候呢,你又要開始,把聲音停下來,用心中默唸來數,默唸也是一樣的數法,只是說聲音不要唸出來,也是進氣的時候“一“,或者是出氣的時間“一”,那第二下出氣的時間“二”,就這樣子來回反覆的數到十,就重疊回去,來來回回,不可數錯數字超過十。

這一步過了以後,就開始進入般舟水了,那般舟水呢就是修水光觀法,打一杯水,把這個水打起來以後,就放在你三呎遠左右的地方,藉著室內的燈光,或在天上的月光,那個水裡面就有個光,你就要把那個光看住,緊緊的盯住它,這時也不要數息了,意念全集中在那個光上,一動不動,一動不動,就是說光光光光,盯住這個光,一動不動,不要分析光的大、小,也不要分析光的變化,強弱都不管它,堅持得愈長愈好,如果這個光都能堅持得到半個小時以上,意念沒有離開光,你的意念不分亂,或者是堅持二十分鐘以上,你的意念沒有跑過的話,這個時候,你就要改成觀想自己的進氣或出氣,在鼻子洞口處或在嘴唇某個部位,出氣時會感覺到某一塊部位有明顯感,注意這明顯肉塊的部位的感覺,出氣入氣要非常清楚感覺。但是意念決不可以隨出入的氣走動。只能全力集中在那一小塊感覺肉上,如果意念一旦隨氣走動,就已經失定了,所以千萬注意,意念不能隨氣走動,只能意那塊有感覺的肉,出氣入氣都要清清楚楚感覺到那一塊肉的明顯,隨著禪定力的減弱或增強,感覺也會有減弱或增強,乃至有時幾乎感覺不到,但是不必擔心,意念集中會好轉起來,定力增強時,禪境幻相也就出現了,如光點、光圈、影像等,均不可執著、分心,千萬記住,如果此時意念如野馬分散,或睡眠蓋現前,你就要停下來。你就必須轉入動態觀波念,馬上把這個光杯端起來,拿在自己的手上,盤上腿,如果盤不上的,就坐在凳子上,用手端著它,放在自己的臍輪下方,就是肚臍眼的位置下方,然後手就依靠在腿上固定,這個時候呢,因為人的身體的微動性,所端的杯子,它一定會動的,隨著光會動,這個水波會動。杯子一定要裝滿,用銅杯,不要太大,因為太大太重了。那麼這個時候就盯住這個杯子裡頭這個光,這個時候如果杯子一動的話,這光就變成花光了,變成花光就不好了,就說明你的心沒有靜下來的,所以說你要爭取讓這個水不要動,一動不動,一動不動,一動不動,絕對要保住它不動,如如不動,於這個不動之中,你能坐下半個小時,或者是一個小時,乃至幾個小時,那你的禪修功夫就快要成熟了。要明白,波動即光動,光動即波動,知波光動即心動。如果此時能做到“波光千般浪去來,心念如如原不動”,這一定就開悟了。

如果在坐不下去的情況下,那麼這個時候,我們最容易發生的是疲倦,人一疲倦就想睡覺,所以波光就容易散亂的,或者是意念跑到一邊,連水都打倒在身上才發現,這時候就說明你沒有在定中,至少基本的定是沒有的,當然我並不是指的三昧耶的如來定,這是指如如不動的一種定而已,那麼鑒於這種情況,我們此時假使眼睛澀了,我們的頭腦已經開始昏沉、快要進入睡覺,如果是實在撐不住了,那麼這個時候啊,我們馬上要停下來,把杯子放在正前方,然後用自己的雙手啊,就要扯自己的耳朵,把自己的耳朵吊著一扯一扯的,然後用手心搓熱,在臉上呢,就開始搓自己臉,搓自己的臉呢,那麼這個臉呢,它就會發燙,輕輕搓、輕輕揉,輕輕搓、輕輕揉,這個時候啊,揉了以後,睡眠蓋就跑掉了,那再打坐。打坐一時,蓋障又會來的,發現不行的話,此時此刻,我們馬上要換法了,換什麼呢?我們馬上就要換成下坐來打一桶水,唸用水咒七遍後,洗個冷水臉,把臉和脖子及脖子下方擦一擦,這個時候呢,我們的精神又好了,當下就可以馬上重新禪坐,因為人啊眼睛也就不澀了,頭腦此時清醒了,那麼此時此刻呢,我們就繼續坐,坐下用功。時間一長往往又坐不下去了,實在都沒有辦法再坐了,那麼咋個辦呢?這個時候啊,就必須停下來了,該停下來了,停下來以後,怎麼辦?停下來以後呢,就要睡覺,睡到醒了、有精神了,我們再坐。如果再堅持禪坐,自己卻撐不住了,你還堅持,就會發生禪病。這個時候的禪病啊是非常嚴重的,為什麼說禪病很嚴重呢?原因是,一當你養成禪病的習慣,你的這個眼睛澀了還要繼續用功,你眼睛澀了,你硬是去撐,那它還是要睡覺,由於一睡覺,你就養成不好的習慣了,所以說呢,此時此刻就會發生問題了,以後就不容易糾正過來了,有可能上座你就想睡,或另外三大障出現,所以一當出障嚴重時,馬上就開始扯耳,馬上開始揉臉,如果揉臉跟扯耳都不行的話,你這個時候馬上就要下來,打冷水來持咒洗臉,冷水臉洗後坐一下,又不行的話,那麼此時此刻,你馬上不可再禪坐了,下坐當下進入睡覺,睡醒了以後,又再起來用功,所以說呢,這是很重要很重要的,大家千萬要小心,要記住在禪修的時候,如果實在睡眠蓋來了、散亂來了,或者是妄想來了、掉舉來了,都要對治的,尤其是睡眠蓋是非常厲害的障業,它來的時候,你會不知道的,它讓你睡著了,等你醒的時候,早都把時間拖過去了,所以很難對治。記住,在禪修的過程中,很容易產生好的境界——禪相,產生禪相,出現光啊、光點啊,甚至於出現異象啦,護法、魔妖等等,或者是有異香撲鼻啦,或者聽到外界的聲音啦,要千萬記住一句話,這些現象都是幻覺,凡所有像皆是虛妄,千萬不可以執著它,不可以執著,它才會昇化,才會進步,才會進一步的進入清淨法身,那麼這是深入禪境的道理。進入禪境真正的做到應無所住境界的時候,你的佛性自然現前,能於佛性當中,處於如如不動,則生死自了,就能了脫生死,如果能於佛性當中,自然會開膚智慧,能得很多種聖境,一切聖境都會證到,都在裡面。

當然這個是屬於禪修裡頭比較高的一種修持,真禪修裡的大法,但是真正高級的在哪裡?就在於有咒語的加持和觀想的法度,有這個特殊的作用。等到這一步已經修好以後,就根據你的善根,也許會為你作《解脫大手印》境行灌頂了,那就是相當至高無上的法了,是保證解脫的無上大法。但是,修學《解脫大手印》,必須的,是要學好、盡量去實行發在網上的兩大心髓:《暇滿殊勝海心髓》、《最勝菩提空行海心髓》,必須有了這兩大心髓為根本,修學《解脫大手印》的法才能當下受境行灌頂,當下入境,獲大成就,而且法界同體,都在這裡面,奧妙無窮。

那麼今天呢,就初步跟大家傳授這個禪修,說到這裡了,至於咒語的部份,我已經傳給你們了,但是在這書本中是不會寫成文字的,寫成文字是不可以的,那是不合法度的,那個一定要經過傳的,否則就慢法了。而且最合法度的傳授,還要經過不同級別的灌頂,所以說這個文字上不能亂寫咒語的啊,因此這個文字上我們不會記載有關禪的咒語,只教授這個高級的禪修法,今天就暫時講到這裡。以後等到把前面修好了,根據各自的受用成就,再來看各自的虔誠,應該深入學習哪一門法,再來修擇決定法緣了。記住一點,重要的,無論修什麼禪修法,都離不開修行,所以你們必須要上網去學懂我說的《什麼叫修行》,而且要落實在日常生活中,只有這樣,你的禪修才會真正成功。好,就這樣。祝福大家早日深入禪定,早日福慧圓滿,早證菩提。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親傳《禪修大法》

文章鏈結:https://buddhaketra.com/2022/01/27/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親傳《禪修大法》/

視頻鏈結:https://youtu.be/HBRfQNzPI58

相關文章來源:https://www.wbahq.org/ch/dharma-discourses/sf-zen/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第四十號公告)

南無第三世杰羌佛HH第三世多杰羌佛第三世多杰羌佛#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藉心經說真諦#禪修大法

發表於 學習H.H.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

無上珍寶之福音

莫知仁波且當眾修境行法之攤屍拙火定生起腹部高溫製煉勝義藏密“喀卓安得丸”

 

無上珍寶之福音

莫知仁波且當眾修境行法之攤屍拙火定生起腹部高溫製煉勝義藏密“喀卓安得丸”

無上珍寶之福音—法音出版社

%e8%ab%8b%e6%8c%89%e6%ad%a4%e4%b8%8b%e8%bc%89%e6%96%87%e7%ab%a0%ef%bc%8dpdf-768x227

https://goo.gl/TCTUUb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http://www.hhdcb3office.org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的臉書https://m.facebook.com/hhdcb3office/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www.huazangsi.org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huazangsi  #多杰羌佛 #義雲高 #第三世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返老回春 #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 #第三世多杰羌佛獲世界和平獎 #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 #多杰羌佛

文章標籤

無上珍寶之福音—  莫知仁波且當眾修境行法之攤屍拙火定生

發表於 學習H.H.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

學佛修行與不明信因果的差別

學習H.H.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

學佛修行與不明信因果的差別.jpg

學佛修行與不明信因果的差別

曾經看到過這樣一則分享:在去普陀山的路上,一位老居士以三步一拜的方式朝拜南無觀世音菩薩。老居士時而念念有詞,時而又淚流滿面。

  

  遊客們竊竊私語:這個阿姨這麼大年紀,又如此虔誠來朝拜南無觀世音菩薩,是家裡遭難了,還是家人生病了,想求菩薩保佑?

  

  遊客們招呼這位阿姨休息下,她笑了笑,坐下來喝水。

  

  遊客問:“阿姨你有什麼事來求南無觀世音菩薩呢?”

  

  阿姨慈祥地反問:“你們上山又是為了什麼呢?”

  

  一遊客說:“我有些事不順,佛菩薩神通廣大法力無邊,我磕頭燒香做功德,求佛菩薩保佑我逢凶化吉,諸事順遂。”

  

  一遊客說:“我什麼都有,就是身體不太好,醫院又查不出什麼毛病,我特來燒香求南無觀世音菩薩保佑我身體健康。阿姨您呢?” 

  

  阿姨說:“我只求失去點東西。”

  

  遊客更為驚訝地問:“失去什麼呢?”

  

  阿姨答覆:“失去貪嗔癡。”

  

  遊客迷糊了:“失去這些有什麼意義嗎?”

  

  阿姨說:“失去貪嗔癡,是為了讓自己放下我執,更好修行。但我現在還很慚愧,修行還差得遠,頂禮膜拜佛菩薩為降伏貢高我慢,斷除我執向菩提。人身難得,一旦無常突至,終將萬般皆空,若不能解脫輪回,必會受苦無盡。

  

  我一方面為幸逢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降世娑婆,學修佛法喜極而泣,另一方面也在懺悔往昔所造惡業。”

  

  眾遊客沉默良久說:“阿姨,我們要向您學習。”

  

  阿姨說:“我們共同向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南無釋迦牟尼佛等十方諸佛學習。你們想要得到,先學會失去。”說完她又去拜了。

  

  這位阿姨的故事時刻警示我,要熄滅貪嗔癡,勤修戒定慧。

  

  近日,我遇到另外一個阿姨,她的知見卻迥然不同。

  

  這位阿姨七十來歲,拿著冷飯來加熱,我看到她手上還有留置針,就問她為什麼不讓家人來幫忙。

  

  她歎口氣說:“我命苦啊,老伴走了,兒子、女兒都死了,生了病只能自個料理。

  

  我連忙勸導她:“生老病死苦是自然規律,人總有這麼一天。但你受了這麼多痛苦,是否想過要擺脫這些苦難呢?

  

  她狐疑地看著我:“怎麼擺脫?”

  

  我告訴她:“學佛修行啊,學佛菩薩的大慈大悲,依靠修行轉換因果,待我們成就解脫時就能離苦得樂了。”

  

  她擺擺手說:“我以前也念經,到處燒香磕頭,還引來老伴的責怪。後來兒子和女兒相繼離開我了,我也不念經了,佛菩薩保佑不了我的家人。”

  

  我又說:“個人因果個人了,你念經是你獲得功德福報,卻不能轉換他人的因果,你兒女不幸是他們因果現前,因為因果不昧。你要為自己將來了生脫死作打算啊。”

  

  她說:“我過天是一天,將來怎麼死就不管了。”說完轉身走了。我聽後惆然若失。 

  

  社會上有些眾生認為學佛修行就是燒香,磕頭,捐香火錢,然後燒一柱香求十個八個願,為長壽、富貴、名望、地位而求。結果有人不明信因果而陷入外道迷信,有人表面誦經卻不學佛菩薩慈悲,多年下來沒有受用,反而怪佛菩薩不加持。他們為膨脹的欲望而求,結果在夢幻中迷失自己,在六道輪回中轉折,苦不堪言。真是可歎可悲又可憐啊!

  

  因此我們學佛修行必須要有正知正見,明信因果,按照佛陀教誡依教奉行;時時反思自己,處處檢查自己,以佛陀為楷模修正我們的身口意三業。願所有行人都學習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及南無釋迦牟尼佛等十方諸佛的佛教正法,以大悲之心面對一切眾生,做一個真正的修行人,脫離輪回解脫諸苦而成聖。

  

  文/葵心

  

  

文章來源:佛教新視野

註:

一切正確知見,均以H.H.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為準。

純正知見,敬請恭聞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開示法音!

學佛修行與不明信因果的差別

文章連結: http://chihming9999.pixnet.net/blog/post/198433940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http://www.hhdcb3office.org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的臉書 https://m.facebook.com/hhdcb3office/ 成就解脫之路:https://learnthebuddha.blogspot.tw/

成就解脫之路臉書: https://www.facebook.com/chihming999/

一念之間:http://a832722.blog  

成就解脫之路:http://chihming9999.pixnet.net/blog   

隨緣自在: https://comfortable9.wordpress.com

第三世多杰羌佛義雲高 大師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成就解脫之路一念之間義雲高HHDorjeChangBuddhaIII多杰羌佛第三世

文章標籤

#第三世多杰羌佛#成就解脫之路#義雲高 大師#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一念之間#隨緣自在#義雲高#H.H.第三世多杰羌佛#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正法聯盟

發表於 學習H.H.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

“四明行、四暗行”考驗弟子,不是聖者,即是邪師!

學習 第三世多杰羌佛 正法

學習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

“四明行、四暗行”考驗弟子,不是聖者,即是邪師!

最近有位行人寫信給我,提出了一個很原則的問題,他說『金剛上師對弟子有四明行、四暗行的考驗,要達到怎麼樣的師資道量(金剛力)的金剛上師才能有資格對弟子實行「四明行、四暗行」的考驗?』

這成了一個嚴肅而必須弄懂的問題。

自古以來聖德們考驗弟子,都是為了觀測弟子善根緣起,測量法器之大小,以便實施勝義內密境行灌頂或勝義內密灌頂等不同佛法,但這不是隨便哪個上師都能做的,必須是佛陀和等妙覺菩薩、大摩訶薩,起碼要登地菩薩以上,若依金剛力來定,至少要達到明震大動金剛力以上而不是以下,才具備對弟子施行考驗的智慧力和聖量功德力,阿羅漢都不行,不具證量的凡夫金剛上師、阿闍黎更不沾邊際,否則就是錯謬因果的犯戒邪行!此師若不更改惡行,是不可依止的。其他的聖量,如現量大圓滿、金剛換體禪、攤屍拙火定、泥丸道果等等成就者,雖身為大聖德或聖德,但在考驗弟子上,都是不具資格的,而唯獨當他們具備了獨立的師資聖量,才能具格考驗弟子。如瑪爾巴大師具奪舍法(非時之死回生法),但同樣不能考驗弟子,後證到了師資聖量,才有資格考驗密勒日巴祖師,讓密勒日巴祖師成為大聖者。

《解脫大手印》正行法本中明確規定:『……暗行考驗是必須要上覺道師資,才有資格實行的,明行考驗必須要中地道師資才有資格實行的,下士道師資不具備暗行和明行考驗弟子的資格,而只能觀察弟子的三業行舉施以大悲教化,否則此師即為犯戒。』

師資共分六類三個等級,第一等級為上覺道師資,第二等級為中地道師資,第三等級為下士道師資。

上覺道師資包括三類:第一類是佛陀的覺量,第二類是等妙覺菩薩的證量,第三類是大摩訶薩的證量。這三種證量,屬於六類師資中的第一個等級——上覺道師資。

第四類和第五類兩種是登地菩薩的證量,屬於六類師資中的第二個等級——中地道師資。

第六類師資是阿羅漢的證量,是六類師資中的第三等級——下士道師資。

僅就一個下士道師資的初醒顫動金剛力,都必須是上師修法,金剛聖丸在弟子手中而不是在法台上或地上,必須在弟子手掌中跳金剛舞。具備此種證量的師資,都沒有資格考驗弟子,而只能觀察弟子的三業行舉施以大悲教化,這明行暗行考驗弟子,哪裡是可以隨便施行的啊?各宗各派各種地位身份的上師們,我這裡要說的話雖然不好聽,但我內心是尊重你們的,儘管如此我還是要發自內心地跟你們說,請你們在想要考驗弟子之前,先掂量一下自己,是拿得出佛陀、等妙覺菩薩、大摩訶薩聖量的上覺道師資呢,還是拿得出登地菩薩證量的中地道師資?你的金剛力是在明震大動以上還是以下呢?一個還處在修正自己不淨業中的上師,是大菩薩嗎?是菩薩嗎?你不怕墮地獄嗎?如果連菩薩都不是,怎麼敢冒稱大聖德考驗弟子?這可不是揹上一個什麼法王、尊者、仁波且的名頭,就可以是菩薩大聖德的啊!如果弟子醒悟了,要你拿出聖量師資,你怎麼辦?一個道量微弱甚至完全不具道量的凡夫,自己都還在接受佛菩薩考驗的普通金剛上師,自己的成就解脫都還是個問號,卻以『四明行、四暗行』之名,妄施伎倆給弟子造成身心壓力痛苦,乃至壞人慧命,完全是不知天高地厚的愚癡頑棍,如同一隻地鼠搬泰山,將被因果壓得粉身碎骨卻不自知,可憐可悲至極!

第三世多杰羌佛 在《解脫大手印》正行法本中,已闡述了十方諸佛鐵案規定的明行暗行所需的師資條件,沒有誰可以例外。因此,行人們不管面對何宗何派何等身份何等頭銜的上師,你們都要懂得用上述法定師資六量標準去量師,用《一百二十八條邪惡見和錯誤知見》去鑒師,才能決定正確合法的依止,保護自己的成就前程,以免自己從大悲菩提道上墮落到爛泥坑中。

拉珍

關於『「四明行、四暗行」考驗弟子,不是聖者,即是邪師』的補充

『「四明行、四暗行」考驗弟子,不是聖者,即是邪師』發表後,有行人提出:『「密宗根本十四戒」、「上師五十法頌」二部法中所定之師,也是以您此篇講解之法義標準來量師嗎?』

鄭重告知廣大行人,首先我們必須弄清楚三個問題:什麼是法?什麼是戒?什麼是鑒規?由於篇幅關係,此處最簡單最粗略地講述什麼法,戒和鑒規就不在這裡講了。法,是必須建立在緣起、儀軌、本尊、護法、觀修、咒語、手印、願力、回向等之上的系統修持,這才是法,少了以上任何一條,都不屬於法。當然,這裡所指的法,不是指有為法、無為法、諸法、無自性之法,而是修學佛法之法。也許你的上師沒有將法的概念告訴你,你才把《密宗根本十四戒》和《上師五十頌》說成二部法。一定要清楚,《上師五十頌》不屬於法,那是一位祖師——印度大班智達跋維帝瓦大師他個體制定的敬師條款,而『瑜伽根本十四戒』也不是法,那是密宗戒律。至於『六類師資』(亦稱師資六聖量、六資聖量)和明行暗行考驗弟子的師資標準,不是法義,而是鑒規格位戒條。拉珍何德何能,怎有資格講此無上聖規,只不過碰巧早一點學到了這個聖規而已。『六類師資』及明行暗行考驗弟子的師資標準,是十方諸佛共同遵從之鑒規標準!無論何宗何派,無論什麼身份地位的上師,都應以佛陀法定的師資標準去衡量他/她的師資。

第三世多杰羌佛 在十年前做大法王時曾開示:『世傳「上師五十頌」,害生百千萬,罪障無窮,微載功德,助生成道,猶然可取,難矣!何以治哉?故之,因果使然,大事因緣也。』我不解請問:『難道「上師五十頌」不好嗎?』第三世多杰羌佛說:『好!』我說既然好,又為何罪障無窮呢?佛陀言道:『精寡劣盛之故。』我那時大為吃驚,很不明白,為什麼「上師五十頌」會罪障無窮,而功德微弱呢?現在想來實在慚愧,好一句『精寡劣盛』,道破真諦!  

凡證量達到聖德師資者都知道,《密宗根本十四戒》《上師五十頌》具有雙重性,一者是功德無量,二者是罪過無窮。施於諸佛菩薩之正師,則功德無量;為邪師、騙子妖孽所用,則罪障無窮。當今末法時代,在一萬個具上師稱謂的人裡面,可以說九千九百九十多個都是邪師、騙子師,這是什麼概念?精在只有幾個,劣在九千九百多個,這『上師五十頌』『密宗根本十四戒』不正成了邪人用來斂財利己的絕佳手段,不正是罪障無窮了嗎?那九千九百多個邪師騙子把『根本十四戒』『上師五十頌』作為防身利器、招財寶鼠,對這些人,難道我們也要拿《密宗根本十四戒》《上師五十頌》去面對嗎?總得要查查他是金子還是破銅吧?因此,作為真正的修行人,必須依師資六聖量來印證那些口口聲聲用『根本十四戒』『上師五十頌』約束弟子的上師,印證他們是屬於那九千九百九十多人中的一員,還是萬分之幾中的一員。

我們一定要明白,祖師們在制定『密宗根本十四戒』『上師五十頌』的時候,所要大家虔誠依止的師,只有一種——必須、絕對是聖者師!什麼師稱得上聖者師?符合六類師資聖量之一,才稱得上聖者師,而不是碰到掛著上師稱謂頭銜的,就認為是真上師、是聖者師,就依『上師五十頌』『根本十四戒』恭敬虔誠五體投地,這樣就完全違背了祖師們制定這些條款戒規的初衷。如前所說,現在的社會,掛著上師稱謂的,其中有聖者師,也有邪師、騙子師、魔師,正因為如此,才必須以六資聖量來鑒定,才看得出是真是假,也才看得出其聖與凡的含量。這種鑒別,只鑒聖與凡、大聖德與小聖德的區別,只鑒如法之師與邪師的區別,沒有任何宗門派別或個人的例外。就比如,舉重冠軍是最有臂力的人,他之所以是最有臂力的人,是因為他舉起了最高的重量,無論他是黑人、白人、黃種人、男人、女人、青年、中年、老年、少年,誰能舉起最高的重量,誰就是最有臂力的人,這是唯一的標準,而不可能憑誰空口說他是臂力最大的人這一句話,你就認為他真是臂力最大的人,必須要見真鋼,必須以他所舉重量來定。同理,不是掛了個上師名號就是夠格的真上師,就值得虔誠依止。值得虔誠依止的真上師必須要符合六類師資聖量之一,不落入《一百二十八條邪惡見和錯誤知見》,這是唯一的標準,這是師資的真鋼。否則,拿不出六類師資聖量之一,又落入《一百二十八條邪惡見和錯誤知見》而不知悔改者,無論他口稱什麼菩薩,把自己吹噓得多厲害,無論他出自哪個宗派哪個法門,無論他搬出什麼根本什麼頌,那都是九千九百多人之一的凡夫,乃至妖孽之師,不可依止,更不可依《密宗根本十四戒》和《上師五十頌》去供奉這類凡夫、騙子、妖師!

千萬記住,不經師資鑒別,未具格者是不可以依《密宗根本十四戒》和《上師五十頌》尊奉他的。試想,假如一個窮途末路的放牛娃,哪天為了討生活,找一件仁波且上師的衣服披上,到處招搖撞騙傳假法,這種騙子師,你也要依『密宗根本十四戒』『上師五十頌』虔誠依止嗎?事實上,這類招搖撞騙的事情在世界各地已經發生過非常多,數不勝數。曾經在深圳,有過一個形象富態,看上去頗有大德威儀的西藏尊者級『大活佛』在那裡傳『大圓滿』法,人們趨之若鶩,虔誠學習、供養,他向眾人展示他與藏密各正脈傳承大派的法王、活佛的合影,如跟多洛尊者、阿秋喇嘛、西剛瑪珠仁波且在一起,他在旁邊的照片,還擺出了認證書,尤其是他竟然拿出了一份巨匠大聖公保法王寫給他的認證書。為十七世噶瑪巴傳本尊法的公保大聖法王竟然為他寫認證書,那還了得!多了不起的聖者啊,群生俯首低頭,合掌皈依。對於這樣的大活佛,難道不應該用《密宗根本十四戒》《上師五十頌》去恭敬依止嗎?這似乎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吧?只可惜,大家錯就錯在沒有依師資聖量的真鋼去鑒別他,把《密宗根本十四戒》《上師五十頌》變成了一把自殺的刀都不知道。而那活佛也非常清楚,這十四戒和五十頌,正是他整治眾人的利器,因此他動輒就搬出《密宗根本十四戒》《上師五十頌》約束弟子必須對他虔誠恭敬,否則就是犯戒墮地獄等等,嚇得弟子們噤若寒蟬。如此『傳法』一年有餘,有一天,他的幾個弟子正在佛堂莊嚴肅穆地修他傳的大圓滿法,先誦六字大明咒,再誦綠度母十字明咒,然後誦這活佛傳的儀軌。一個來做客的藏人正好碰上他們在佛堂高聲持誦,便好奇地詢問他們為何唸完聖咒以後就一直唸誦這個東西?幾個弟子說他們是在修大圓滿法,那藏地客人大驚,說你們上當了,那是假的!那些弟子沒等他說完,就他嚴厲呵斥,其中一人還打了這藏人一耳光,讓他滾蛋,大罵這藏人不應該誹謗他們的西密大聖法王尊者師,罵這藏人必定墮地獄等等。藏人沒辦法,在門外大聲喊:『你們唸的是一首藏文兒歌啊,家喻戶曉的!兒歌的內容是:美麗的白天鵝兒啊,請借給我你的雙翅,我不會走得很遠,去理塘一圈就回來……』可是沒用,幾個弟子照常說藏人是壞蛋,把他攆走了,然後跪在地上向他們的大聖法王上師深切懺悔。不久後,其中一些弟子還是產生了懷疑,便將他們那個『大圓滿法本』拿到台灣蒙藏委員會請人翻譯,才知道真的上了大當!經過詳細調查才終於揭開了這個所謂大活佛的真面目,原來他是昌都地區的一個牧民,偷盜違法犯了案,還欠了別人四萬多元人民幣,走投無路之下,乾脆剃光頭裝喇嘛逃出來,到處行騙過活。而巨匠大聖公保法王從來沒有給此人寫過什麼認證書,所有的認證書都是他自己偽造的,而且聽說公保法王深知現在這個妖魔時代的混亂,因此他無論給哪位聖者寫認證書,都會很嚴肅地把寫好的認證書拿在胸前照張相,配合認證書施用。至於那牧民展示的跟大德法王一起的照片,也是他在一些公開大法會上蒙混著照下來的。

這真是個大笑話,但它讓我們所有人警醒,若不清楚鑒別師資,有可能你已經遇到了這類騙子。這類騙子、邪師、魔師個個都懂得高舉《密宗根本十四戒》《上師五十頌》為自己遮風避雨的啊!這是他們的護身符,你們明白嗎?我們若不用真材實料考核鑒證他們,難道就憑他幾張跟大德的合照,幾份認證書,就憑他掛了一個上師的頭銜,憑他披個法王袍,穿身法師裝,剃個活佛頭,裝模作樣搖幾下鈴打幾下鼓,拿出『密宗根本十四戒』『上師五十頌』就把你鎮住了,你就什麼都不管,傻乎乎被他騙一輩子?就算你遇到的不是這種牧民騙子,這社會上還充斥著大批高舉正宗傳承旗號,身份地位崇高得驚人,卻一輩子只會講空頭理論,拿不出任何實際佛法成果的假聖假師啊!這些假聖人吹噓自己開頂成聖,神識出入,明心見性,菩薩再來,他的腦殼卻跟凡夫腦殼沒有兩樣差別,去照個片,頭頂一絲縫隙都沒開,徹頭徹尾的凡夫結構!這些假聖人宣稱自己拙火功夫了得,理論講得玄乎其玄,天花亂墜,結果修了幾十年體溫都無法升高,根本就是騙人的假拙火!這些假聖人同樣個個懂得高舉《密宗根本十四戒》《上師五十頌》為自己鳴鑼開道的啊!難道你就要跟這些假聖人修一輩子假法,修那種口說開頂,實則凡夫腦殼一個,頭頂開不了絲毫縫隙的假法?修那種一輩子修不出實效,升不起拙火高溫的假法?而且到最後你還要跟這些假聖假師一起去地獄受苦?這就是你依『根本十四戒』『上師五十頌』虔誠供奉所想要換來的結果嗎?因此,我們要隨時清醒頭腦,無論是什麼派別、什麼來頭、什麼地位、什麼頭銜的師,必須要看他是凡人還是聖人,是聖人他的身體結構就不是凡人,至少頭骨、腦膜等都是打開了的,去照個片看看就能一目了然;是拙火定成就者,他就一定能將體溫升高,溫度計測量一下就一目了然。更何況,依《解脫大手印》,就算是開了頂的聖者,就算拙火定到了二段功夫,也不屬於六類師資聖量標準,更不要說那些與凡夫腦殼一樣的人物,有什麼資格接受『根本十四戒』『上師五十頌』的尊奉呢?所以,最重要的,是首先用法定的六類師聖量資標準和《一百二十八條邪惡見和錯誤知見》去衡量鑒別師資,徹底弄清為師者是否合格如法之師,即便該師不具備六資聖量之一,但最起碼他/她是不落入《一百二十八條邪惡見和錯誤知見》的清淨大德善知識,鑒別清楚了,確定是聖者師、如法之師,才能依《密宗根本十四戒》、《上師五十頌》虔誠依止。即便是尊者羅漢級的上師,你應該依『上師五十頌』恭敬他,但一當發現他犯了《一百二十八條邪惡見和錯誤知見》其中之條款而執迷不改,此時這位羅漢尊者已被天魔所伏,你當下就該對他取消『上師五十頌』尊奉,嚴格按照佛陀的鑒師條規執行,如若此時你依祖師條款而不依佛陀教誡,必墮無間地獄!鑒別師資是事關成就解脫還是輪迴痛苦的大事,行人千萬要審慎,否則,萬一沒有鑒別清楚,依止了邪師,所有的修行都成為造罪,必定會跟著邪師一起墮落惡道受無盡之苦。萬劫千生才得此生,談何容易啊!

還要提醒大家,凡是聽到師資六聖量,就採取種種方法為自己遮羞蓋醜施用解釋和抵禦的為師者,這一定是此人驚魂失魄之下採取的遮醜術,不是邪師即是騙子,無論他擁有什麼樣的身份地位和認證,都是必然的假師。我舉個例,還不要說上覺道師資,只說中地道師資,屬於登地菩薩級證量,就能做到菩提聖水穿缽的境界,可以讓一個弟子自己隨便拿來一個缽,弟子自己裝上水,中地道之師施展道量,在弟子面前當場修法,即可令缽中之水穿過缽壁流出,並聽從指揮流向該師任意指定的方向。這就是六類師資之第五類登地菩薩的證量之一。大家想一想,難道一個人只會口頭說他是菩薩上師,而弟子拿去的缽,他不能令缽內之水穿缽流出,這是真的菩薩嗎?真的菩薩就這麼沒有能力?缽都沒有穿過就說是菩提聖水,就能為你解除業障啊?一個菩薩就這麼糟糕,這點聖力都展顯不出來,還談得上有加持力嗎?難道你就要虔誠尊奉這種穿不出聖水的凡人為尊者法王菩薩上師嗎?你若非要這樣,佛菩薩們再慈悲也救不了你,你只能自認倒黴了。

為了自己的成就解脫,大家一定要嚴慎擇師。待因緣成熟,大家學到了《解脫大手印》,才會了解師資六聖量的全部內涵份量,你們就會徹底明瞭,真正夠格被『密宗根本十四戒』『上師五十頌』所尊奉的真上師、聖者師,是多麼稀有難得。大家依照《解脫大手印》如法修持,成就才是百分之百保障。拉珍凡夫一個,沒有資格將佛陀的師資六聖量全文報出,還請諒解。

“四明行、四暗行”考驗弟子,不是聖者,即是邪師!

章鏈接:https://reliefhelicopter.com/2021/01/15/%e5%9b%9b%e6%98%8e%e8%a1%8c%e3%80%81%e5%9b%9b%e6%9a%97%e8%a1%8c%e8%80%83%e9%a9%97%e5%bc%9f%e5%ad%90%ef%bc%8c%e4%b8%8d%e6%98%af%e8%81%96%e8%80%85%ef%bc%8c%e5%8d%b3%e6%98%af%e9%82%aa/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http://www.hhdcb3office.org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臉書: 

https://m.facebook.com/hhdcb3office/

正宗聖法.聖法正宗: http://holydharma.pixnet.net/blog

解脫直昇機: http://blog.udn.com/holydharma/article

解脫直昇機:https://reliefhelicopter.com

#第三世多杰羌佛  #三世多杰羌佛 #解脫直昇機

發表於 學習H.H.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五明展顯第九大類-金剛除病針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五明展顯第九大類-金剛除病針

 

學習H.H.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

第三世多杰羌佛

金 剛 除 病 針

簡 介

      金剛除病針即是以觀音菩薩為本尊,馬頭金剛化現威力的針功,所以漢人叫它「跑馬神針」,那是專門為人調治病患的醫術,目 前此世界上只有多杰羌佛第三世雲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掌有此法。 

      此針功力神奇絕妙,隨著三世多杰羌佛的手印、咒語運轉功力,可以打通身上的一切穴道關節。接受治療的人可以體會到力量在身內走動,無論你的毅力有多強,只要三世多杰羌佛加強咒力,你馬上會五內俱焚,倒地慘叫,可見其功力實在非人力所能抗拒,排除肝膽腎脾肺命陰虛陽亢、氣血不和、五臟之損等六經病症、四大不調之怪症易於反掌,如莊子公親身體驗了金剛針後,在 《義雲高大師》一書中說: 

      所謂「走馬神針」,那是出於佛家為民調治疾患的獨特的功夫醫術。據說此技非一般人能掌握,此技的運用,必須將密宗金剛拳練到高深境界,進入生圓不二次第,通過功夫產生「外四大」(地水火風)的調節作用力,然後運用自身的定力,導致銀針感應行走馬馳。同時還要用意念牽引患者肌體的「內四大」,讓其在瞬息產生劇烈變幻,通過經絡穴位依次驅除病障。為什麼會產生這樣的奇效呢?這涉及了宇宙學的真諦。 

      莊子公說多杰羌佛第三世雲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為他打走馬神針實踐體驗:只見大師(即三世多杰羌佛──編者注,下同)拿 出一支細長的銀針,距我兩米遠近相向而坐,將銀針一擲,插進我左腿穴位「陽陵泉」。這時,我體內並無異感,只覺銀針顫動不 止,隨著雲高大師手勢的感應,叫聲:「脹!」全身便產生脹感。叫聲:「麻!」體內即刻產生麻感。叫聲:「冷!」體內即刻如入冰窖。隨即,大師又咕嚕一句什麼,只覺頭部轟然一聲,似覺身軀急速膨脹,體內如驟發疾風暴雨,伴隨電閃雷鳴,翻江倒海, 震人心魄。隨即,眼前風火迫臨,風助火勢,火助風威,剎那間恍然被內外煎熬,大汗淋漓,幾乎毀滅。正惶惑間,只聽一聲: 「去也!」什麼又都煙消雲散,風平浪靜,使人身心兩忘,一片寂然空靜。不一會,似乎那支針在奇怪地自行走馬,顫顫悠悠,沿腿上行,依次見穴而入。此時渾身只覺暢通無阻,氣血循環,如春水流雲。當時不知是意識或者幻覺,反正我感到整個身心都浸浴在相親相戀的幸福悅樂之中。 

      我終於嘗試到了「走馬神針」那神奇的功效。這夜,素以酣睡而聞名的我竟然失眠。次晨於矇矓狀態中突然清醒,抹抹眼睛,疾患已失,藍天綠地展於窗前。於是,便精神飽滿地投入新的一天中。(莊子公先生所著《義雲高大師》第180-181頁) 

      有一位叫葉怡強的弟子,求三世多杰羌為他施針,三世多杰羌佛輕輕一針,此時沒有感覺,但一持咒結手印,當時就將葉怡強冰凍起來,連眉毛都結了冰,當下病症立除。這金剛針實在是針中之王,唯佛所有。正如大聖菩薩第十六世唐東迦波仁波且說:他親見雲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的佛法馬頭針威力大得無窮,證量高得不得了。

Vajra Needle That Eliminates Illness

Introduction

I n applying this vajra needle that eliminates illness, Kuan Yin Bodhisattva is used as the yidam (object of veneration), and the Horse Head Vajra Deity (a transformation body of Kuan Yin Bodhisattva) manifests awesome power. That is why the Han-Chinese people call it “Galloping Horse Wonderful Needle.” It is a healing technique specially used to cure people’s illnesses. Currently,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Wan Ko Yeshe Norbu Holiest Tathagata is the only one who possesses this dharma.  

The powerful effects of this needle are miraculous. Various effects are produced according to the particular mudra and mantra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applies. This needle is able to open all of the body’s joints and acupuncture points. People who receive this treatment experience power moving through their body. No matter how strong a patient’s power of resistance may be, as soon as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increases the power of the mudra, the patient will immediately feel as if his internal organs were on fire and will fall to the ground screaming in pain. It is clear that people do not have the power to offer resistance to the effects of this needle. 

This needle can easily cure yin deficiency and yang excess relating to the liver, gall, kidneys, spleen, and lungs; qi (vital energy)-blood disharmony; harm done to the internal organs; and other strange illnesses resulting from the six meridians or imbalance among the four great elements. After Zigong Zhuang personally experienced the Galloping Horse Wonderful Needle treatment, he wrote the following words in the book Master Yi Yungao (Master Yi Yungao is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Galloping Horse Wonderful Needle is a unique healing technique of Buddhism requiring special powers, and it is used to cure people of their illnesses. It is said that common people cannot master this technique. In order to apply this technique, one must have reached a very high state of training in the Vajra Fist Dharma of esoteric Buddhism. One must also have entered the phase that transcends the generation and completion phases. Through special skills, one produces a power that adjusts the “external four great elements.” (earth, water, fire, and wind) One then uses one’s concentration powers to bring about needle treatment reactions that course through the body like a galloping horse. Additionally, one must use thought to guide the “internal four great elements” of the patient’s body so that his body undergoes acute changes in an instant. Using the energy channels and acupuncture points, the obstructions of illness are expelled one after another. Why does that treatment produce such amazing effects? It has to do with the ultimate truths of the universe.” 

Zigong Zhuang went on to describe his experience when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Wan Ko Yeshe Norbu Holiest Tathagata treated him with the Galloping Horse Wonderful Needle: “I saw the Master1 take out a thin, long silver needle. He sat facing me about two meters away. He then tossed the needle, which entered the acupuncture point on my left leg called yang ling quan. At that time, there was no unusual feeling in my body. I just felt the needle shaking continuously. As the Master’s mudras changed, so did my reactions. He shouted “swell!” and my entire body generated a swelling feeling. He shouted “tingle!” and my entire body instantly produced tingling sensations. He shouted “cold!” and the inside of my body at once felt as if I had entered an ice cellar. 

“The Master then uttered something unintelligible, and I heard a loud boom in my head. It seemed as if my body had quickly swelled. The inside of my body felt like a sudden violent storm accompanied by thunder, lightening, and surging rivers and seas. It was an astonishing and shocking experience. Then, it seemed as if wind and fire were fast approaching before my eyes. The wind was helping the strength of the fire, and the fire was adding to the power of the wind. In an instant, I was being tormented by internal and external forces. I perspired profusely and was almost destroyed. Right when I was flustered and confused, I heard “leave!” Everything then vanished and became peaceful. I forgot about both my body and mind. There was just an expanse of tranquility and emptiness.  

“After a short while, strangely enough, it seemed as if that needle was “galloping” on its own. It would shake and sensations would course up my leg and enter acupuncture points in the proper sequence of those points. At that time, my entire body felt open and unblocked. My qi-blood circulation was as free flowing as a spring stream or floating clouds. I can’t say whether it was normal consciousness or hallucination, but I felt that my whole body and mind were immersed in happiness and pleasure. 

“I finally experienced the miraculous effects of the Galloping Horse Wonderful Needle. Although I am well known for always sleeping very soundly, that night I could not fall asleep. While in a state of drowsiness the next morning, I suddenly became clear-headed. I wiped my eyes and realized my illness had disappeared. The blue sky and green earth spread before my window. Full of energy, I threw myself into the new day.”2 

1 Here and below the word Master refers to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2 Pages 180-181 of Master Yi Yungao written by Zigong Zhuang.

A disciple by the name of Kion Yat beseeched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to treat him with needles. When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lightly applied one needle, disciple Yat did not at first feel anything. But when His Holiness began to recite a mantra and apply a mudra, disciple Yat became cold. Even ice formed on his eyebrows. His illness was immediately cured. This vajra needle is truly the king of all needles that only a Buddha possesses. Great Bodhisattva Tangtong Gyalpo Rinpoche XVI said that he personally saw the limitless power of the Galloping Horse Wonderful Needle and the incredibly high realization of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出處:

多杰羌佛第三世-正法寶典

H.H.Dorje Chang Buddha III-A TREASURY OF TRUE BUDDHA-DHARMA 

南無 第三世多杰羌佛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五明展顯第九大類-金剛除病針文章連結:htpp://chihming9999.pixnet.net/blog/post/176030223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http://www.hhdcb3office.org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的臉書 https://m.facebook.com/hhdcb3office/ 

成就解脫之路:https://learnthebuddha.blogspot.tw/ 

一念之間:http://a832722.blog

成就解脫之路:http://chihming9999.pixnet.net/blog第三世多杰羌佛義雲高 大師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成就解脫之路一念之間義雲高HHDorjeChangBuddhaIII